南北二斗演绎生死神话(组图)

  中国人向来信奉“天人合一”,认为天上的星辰与人间万事存在相对应的关系。早在战国时代,民间便开始崇拜南斗六星和北斗七星。东汉以后,早期道教大力宣扬“南斗注生,北斗注死”,认为若能朝拜北斗,便可得道成仙,从死籍上永远除名;而朝拜南斗,则可增加阳寿。所以后来民间便称南斗为“延寿司”,称北斗为“生杀司”。

  南斗六星古名天府星、天梁星、天机星、天同星、天相星、七杀星。《史记·天官书》称:“南斗为庙,其北建星,建星者,旗也。”《星经》云:“南斗六星,是主天子寿命,亦主宰相爵禄之位。”早期道教将南斗六星人格化,称南斗六星为司命主寿的星君。《上清经》云:“南斗六星,第一天府宫,为司命星君;第二天相宫,为司禄星君;第三天梁宫,为延寿星君;第四天同宫,为益算星君;第五天枢宫,为度厄星君;第六天机宫,为上生星君。”总称“六司星君”,专门奉祀南斗星君的庙宇称南斗星君庙。旧时各地均有南斗星君庙,每逢九月初一,很多人焚香祷告,求其保佑。

  在古代,一直流传着一个南斗星君为人延寿的故事,这个故事出自《搜神记》卷三。传说,三国时有个叫管辂的术士,他精通占卦、堪舆、相面。一天,他见到颜超,认为其貌“主夭亡”,将不久于人世。颜超只是个十九岁的小伙子,其父一听很着急,求管辂想办法为颜超延命。管辂对颜超说:“你赶紧回家准备一坛好酒,一斤鹿脯。卯日那天,你到割麦地南面的大桑树下,会看到两个人在下棋。你上去用酒肉招待他们,只要杯中酒喝完就马上斟酒,不可怠慢。若他们问你什么,你就跪拜,什么都不要说。”颜超依言而往,果见二人在下棋。于是将酒和鹿脯摆在他们面前,并斟满两杯酒。只见那两人只顾下棋,拿起酒杯就喝,拿肉就吃,看都不看颜超一眼。酒过数巡后,坐在北边那人忽然见到颜超,叱曰:“你来这里干什么?”颜超不答,唯拜之。这时,坐在南边那人说:“刚才吃了他的酒肉,不能太无情吧?”北坐者说:“文书已定。”南坐者说:“借文书来看看。”他见文书上写着颜超阳寿只有十九岁,便取笔在文书上添一“九”字,对颜超说:“汝寿可至九十九。”颜超拜谢而回。管辂见他满脸喜色,说:“看来你增寿成功了。北边坐人是北斗,南边坐人是南斗。南斗注生,北斗注死。凡人受胎,皆从南斗过北斗。所有祈求,皆向北斗。”《三国演义》第六十九回也讲述过这个故事。

  和南斗相比,北斗在古代星辰崇拜中占有更重要的地位,因为北斗与人类生活关系更密切。古人很早就认识到北斗七星不仅是夜间指示方位的极好标志,而且其运行规律对于制定历法大有作用。《史记·天官居书》称:“北斗七星,所谓‘旋、玑、玉、衡以齐七政’,杓携龙角,衡殷南斗,魁枕参首……斗为帝车,运于中央,临制四乡。分阴阳,建四时,均五行,移节度,定诸纪,皆系于斗。”纬书更称北斗主州国分野、年命寿夭、富贵爵禄、岁时丰歉,把许多社会功能强加给北斗。

  早期道教吸收了这种星辰信仰,并将南北斗的职能进行调整,让北斗专掌寿夭,“北斗注死”之说遂兴。道书称:“北斗位处坎宫,名同月曜,降神于人,名之为魄也。主司阴府,宰御水源,将济生聚,功莫大焉。”又称:“北斗司生司杀,养物济人之都会也。凡诸有情之人,即禀天地之气,阴阳之令,为男为女,可寿可夭,皆出其北斗之政命也。”认为北斗七星居天之中央,巡游四方,掌管世间生死祸福。从星相学角度看,北斗出现在中天的季节是在秋天,秋天属金,代表肃杀之气,故古人认为“北斗注死”。在古代,凡有人病重,其亲人即请道士行礼斗之法,祈求延命。《三国志》就曾记载吕蒙病危时,“(孙)权临视,命道士于星辰下为之请命”。

  众所周知,北斗由七星组成,这七颗星分别是天枢星、天璇星、天玑星、天权星、天衡星、开阳星、摇光星。但在道教文化中,却认为北斗有九星。道书称:“北斗九星,七见(现)二隐。”那两颗看不见的星分别叫洞明星和隐元星。北斗九星与人体的九窍相对应,俗语所谓人死“九窍不畅”。正因如此,人们便说“北斗注死”。

  古人将南斗星神人格化,也将北斗星神人格化,在此过程中,先后出现过几种传说。东汉时,人们认为北斗神是黄帝,《重修纬书集成》卷六《河图始开图》称:“黄帝名轩辕,北斗神也,以雷精起。”后来又说北斗神是周武王,《云笈七签》又罗列了好几种说法。至于近代影响较大的传说,则出自元明间的道教著作《北斗本命经》,称周御国王妃紫光夫人一胎生九子,二长子为天皇大帝、紫微大帝(皆星宿名),七幼子就是北斗七星,分别名为贪狼星君、巨门星君、禄存星君、文曲星君、廉贞星君、武曲星君、破军星君,而紫光夫人遂被称为斗姆或斗姆元君。

  道教北斗九星之说后来被风水学吸收,风水学中的九星为:白贪狼、黑巨门、碧禄存、禄文曲、黄廉贞、白武曲、赤破军、白左辅、紫右弼。“左辅”、“右弼”即指北斗九星中隐而不现的二星。此外,古代堪舆师也将南斗六星和北斗七星运用在建筑上,最有名的例子是明初建筑的南京城。朱元璋定都金陵,是刘基相的地;建造的宫殿,也是由刘基亲自设计。刘基在规划南京城时,模拟北斗和南斗的形状,将南京城墙设计成南北斗相合之状,而且城门也开了十三个,正是南斗六星和北斗七星相加之数。《吉祥艺术》版逢周日见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