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神话编织出来的早期楚国史

  《楚辞·天问》:“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译文:试问远古之初,是谁将此态流传导引?在天地尚未成形之前,这又从哪里得以产生?】

  汉代的王逸在《楚辞章句》中说被放逐的屈原忧心满怀在山泽间彷徨,不经意中他步入了隐蔽于山野的楚人先祠,抬头举目瞥见了壁上画的天地、山川、神灵、古代贤圣、怪物等,于是屈子有感而发,写下此篇《天问》,从开辟鸿蒙一路问到了楚国春秋之政。

  遂古之初的楚人是怎么样的?我想我们得从故事说起,《人类简史》说:智人之所以能打败其他所有人种建立了世界文明,是因为他们有语言功能,懂得讲故事。因为在故事里面,他们可以理解未来将要发生的事。在故事里,可以了解其他的种族,并跟他们一起合作,改变世界。然而,最生动有趣的故事不就是是历史嘛。

  《史通·六家第一》引孟子言说:“晋谓之乘,楚谓之梼(tao)杌(wu),而鲁谓之春秋,其实一也。’然则乘与纪年、梼杌,其皆春秋之别名乎。” 又按《史通笺注》注云:“晋乘(读去声),梼(tao)杌(wu),鲁春秋,皆各国史书别名,而又通称为春秋。”可见,先秦时代各个诸侯都有自家的史书,只是称呼各有不同。世转时移,唯有鲁国春秋跨过了时间的瀚海流窜至今,晋乘不知所踪,楚国的梼(tao)杌(wu)就很有意思了。梼(tao)杌(wu)在相传为东方朔所编纂的《神异经》中从一本史书摇身一变成了一种状如虎,毛若犬,身长二尺,尾长一丈八尺的神兽。虽然梼(tao)杌(wu)从史书变成了神兽,但是他和楚国关联性并没有因此被切断。按《左传》的记载,梼(tao)杌(wu)本是颛顼的不才子,而颛顼(1)正是楚人的先祖。

  《史记·楚世家》:“楚之先祖出自帝颛顼高阳。高阳者,黄帝之孙,昌意之子也。高阳生称,称生卷章,卷章生重黎。重黎为帝喾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喾命曰祝融。共工氏作乱,帝喾使重黎诛之而不尽。帝乃以庚寅日诛重黎,而以其弟吴回为重黎後,复居火正,为祝融。吴回生陆终。陆终生子六人,坼剖而产焉。其长一曰昆吾;二曰参胡;三曰彭祖;四曰会人;五曰曹姓;六曰季连,琇姓,楚其後也。昆吾氏,夏之时尝为侯伯,桀之时汤灭之。彭祖氏,殷之时尝为侯伯,殷之末世灭彭祖氏。季连生附沮,附沮生穴熊。其後中微,或在中国,或在蛮夷,弗能纪其世。”

  根据上文,我们可以得到三条信息。第一,楚人是整个八经的华夏之裔,他们的祖先是三皇五帝之一的颛顼。第二,他们先人早在帝喾时期就开始担任“火正”,“火正”顾名思义的话,应该是司火之官,然而“火正”这个职位帝喾时期是除了司火,还得司民。作为高阳氏一代优秀的火正,重黎的工作业绩很好,所以帝喾赐予他祝融的称号。后来担任水正共工发动了内乱。于是,帝喾让重黎消灭干净共工余部,但重黎这事情没有办好。帝喾就杀死了重黎,让他的弟弟吴回接替火正之职,仍称之为祝融。第三,进入家天下的时代后,从夏朝到商朝,祝融火神的形象开始悄然地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深入人心,但是作为神之族裔的楚人却越混越差,一部分的楚人留在中原,一部分的楚人流落夷地,因为以至于那个时代中原的史官都无瑕去记载他们的世系。

  但是世系,别人不记,自家总会记的,就算当时没条件记,日后也会补上。2008年7月一批战国时期竹简(简称“清华简”)入藏清华大学,其中有一篇名为《楚居》,该文记载了从商末到战国初期历代楚君居地的变迁情况,同时也涉及到了楚人都城的变迁,最重要的是它告诉我们楚人何以名“楚。”

  《楚居》:“穴酓(2)迟徙于京宗,爰得妣列,逆流哉水,厥状聂耳,乃妻之,生侸叔、丽季。 丽不从行,溃自胁出,妣列宾于天,巫[并戈]赅其胁以楚,抵今曰楚人。至酓狂亦居京宗,至酓绎与屈紃,使若嗌卜徙于夷屯,为楩室,室既成,无以内之,乃窃鄀人之犝以祭,惧其主,夜而内尸,抵今曰夕,夕必夜。”

  简而言之,即是穴酓带着族人迁移到京宗,并娶了一名女子为妻,称作妣厉。之后,妣厉生下侸叔、丽季两个孩子。到她生熊丽时发生了难产,只得自胁而出(即剖腹产),不幸的是妣厉还因此丧了命,儿子熊丽存活了下来。大神巫咸把她遗体裂开的胁部用楚,也是用荆条缠了起来,再将她安葬。于是,为了祭奠这位舍命生子的母亲,从此族人们便以“楚”为名了。

  前半故事告诉我们楚之名的由来,后面一小段则充分地说明了楚人在商末周初到底有多惨。楚人靠曝霜露斩荆棘,辛辛苦苦建成了自己祭祀用的“楩室”,但是因为微小而贫穷,楚人刚建成的“楩室”可谓是徒有四壁,唯独没有祭品。为了解决没有祭品这一严重的问题,一穷二白的楚人不得不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厚着脸皮去邻居鄀国盗小牛来当祭品,又做贼心虚地怕被鄀国人发现,只得趁夜宰牛,放到“楩室”来进行祭祀。由此,楚人还养成一个在夜晚进行祭祀占卦的习惯。

  一前一后的两个故事中,楚人既是明理知义的孝子,又是不择手段的小人。孝子与小人之间,只一根贫富线,而贫富往往又是没有定数。正所谓“窃钩者诛,窃国者侯”,若干年后渐渐兴盛起来楚国从窃牛之盗变成了窃国之盗,不仅是将鄀国并入自己的囊中,还陆陆续续灭了数十个诸侯国。

  备注:(1)高阳氏是否等于颛顼存在一定争议。按《史记.楚世家》说“楚之先祖,出自帝颛顼高阳”,则颛顼属高阳氏。但是清代学者崔述在《补上古考信录》中,认为颛顼自为颛顼,高阳自为高阳。然,按《春秋命历序》:“...次曰颛顼,则高阳氏,传二十世,三百五十岁”可见颛顼从属高阳氏,但是高阳氏不只颛顼一帝。样今按《左传·昭二十九年》载“颛顼氏有子曰黎,为祝融”,《国语.郑语》载周宣王时史伯答郑桓公之问:“夫荆…重黎(重字疑衍)之后也。黎为高辛氏火正,以淳耀惇大,天明地德,光昭四海,故命之曰祝融...其后八姓...融之兴者,其在芈姓乎!芈姓,芈越,不足命也。蛮芈,蛮矣。唯荆实有昭德,若周衰,其必兴矣。”足见,楚人之先和颛顼的关系。

  (2)根据《史记》楚王当熊氏芈姓,但是金文中楚王多用“酓”,如在1933年安徽寿县朱家集出土的楚王酓胐鼎,铭文记:“楚王酓胐铸造此鼎,以供岁祭之用,置于集厨……”等等,一说法“酓”、“熊”在古时通假字,另一种说法楚人氏熊之“熊”,当作“酓”(饮),是楚族饮酒的专用字。楚人嗜酒,故以为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