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波操作666!90后摄影师再现《山海经》神秘世界

  而在成都,却有一位年轻的女摄影师焕焕,用自己独特的光影手段,创造出了别有意趣的异兽世界。

  见到焕焕的那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这位90后姑娘,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虽然年龄不大,在业界早已小有名气。

  作品中,我们也能看到造型各异的模特——有的额头生出四只鹿角;有的背上长着棱角;有的头上插满红色的羽毛。

  焕焕经常将《山海经》中的模特亲切地称为“小妖精”。“我们用人物的方式展现神兽,让它们多了灵性、思想和情感。同时也注入了时尚元素,让它更符合现代的审美。”焕焕说。

  为了更够高度还原古籍中的神兽的特征,之前,焕焕将《山海经》翻来覆去看了不知多少遍。

  不仅如此,只要是记载奇珍异兽的古籍,或是与《山海经》相关的书,焕焕都会买来研究。

  比如,要拍一组照片或者一个神兽之前,不光要了解它最基本的体态特征,还需要研究它的生长的环境,要知道它的生活习性。

  从开始《山海经》这个主题的拍摄至今,焕焕已数不清拍了有多少只神怪恶兽了,但只要一提起某些神兽的特征来,她依然能将《山海经》中相关记载倒背如流。

  焕焕在接受我们采访的前一天,她还在德阳的九顶山上拍摄最新一期的《山海经》,其中的主角,是一只“鸟首而鱼翼鱼尾”的怪鱼。

  “首先要找和鱼鳞感觉相似的衣料,还要考虑颜色、考虑鳞片的大小。再加上鳞片的裁剪和做都非常麻烦,很容易弄坏掉。”

  身体的辛苦都能忍受,但是每次买布料时的“肉痛”,还是让她直呼受不了。焕焕现在基本是在淘宝上买布料,而网上都是按照0.1米的价格售卖。

  “像我们拍的这类古风的主题,一套服装下来至少六米的布料,光布料都要上千元。”焕焕心疼道,“缝纫时还不能剪错了,不然只有重新买。”

  “首先,选择的羽毛的颜色和感觉要与服装相搭。但是羽毛的种类也有很多呀,有细的有粗的,有硬的有软的,你还要买下来,一一挑选组装。”

  为了做那个头饰,焕焕从下午3点弄到晚上11点,在工作室站了差不多8个小时,最后还是在朋友的帮助下才完成。

  当然,这些还只是焕焕在拍摄过程中的前期工作,只是步骤中很小的一环,就已经如此耗费财力和物力。

  当然,在道具的制作上,焕焕还是用了很多“黑科技”的,其中就包含了现在被广泛讨论的3D打印技术。

  《山海经·中山经》中关于上古神兽“夫诸”的记载是:其状如白鹿而四角,见则其邑大水。

  不光如此,焕焕还以一只名唤“乘黄”的神兽为主题拍摄了照片,古籍中描述其“状如狐,其背上有角,乘之寿二千岁”。

  为了将其神韵还原到模特身上,焕焕用3D打印机打出7个菱角,一个个地粘到了模特的背脊上。

  “古籍中所写到的关于神兽的特征,比如牛角、鹿角之类的,都很难在市面上买到我心中所设想的。

  所以现在,都是我先把道具的图纸设计出来,再拜托助手用3D打印机做出来。像是夫诸头上的那个4个鹿角,就打坏过很多次。”

  为了能做出与《山海经》中还原度更高的道具,现在焕焕在考虑购置一台更好的打印机设备了。

  《山海经之西山经》中有载:“又西百八十里,曰黄山,无草木,多竹箭。盼水出焉,西流注于赤水,其中多玉。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苍黑大目,其名曰‘上敏下牛’。”

  讲的是名为“上敏下牛”这种野兽,遍体青黑色,生长在没有花草树木,却有很多竹丛黄山。盼水从这里发源,然后向西流入赤水,水中有很多玉石。

  “在拍摄时,最难的就是还原神兽生长的环境,就像这个“上敏下牛”。首先我们需要找一个寸草不生的荒山,还得有水源,同时要体现这个地方多玉。

  其它的还好,’多玉’应该怎样去表达呢?只有不停地去野外找与之符合的景,我们再在其中摆放上玉石来还原古籍中的描述。”

  在刚过去的2017年中,为了找寻与古籍中描述吻合的拍摄地,焕焕的脚步从未歇下过,最远一次走到了甘肃省敦煌市,历经14天的旅程,在一片茫茫的戈壁滩中完成了她两组作品:《山海经》中的青丘国九尾狐,和《岭南异物志》中的南海蝴蝶。

  “其实有关南海蝴蝶的记载,并不出于《山海经》,而是来自《岭南异物志》,它也算《山海经》的一个分支。

  《岭南异物志》中有载:“南海蝴蝶……有人曾捕之,去掉其翅膀和须足,仍有八十斤,极其鲜美”。

  “南海蝴蝶是巨型的蝴蝶,书中写它去掉翅膀和须足都有八十斤,那肯定需要一个空旷的地方。而且我认为,它是一个美丽少女的形象。”

  照片中,身着彩衣的少女对镜自怜,漫天的蝴蝶飞舞在她的身边,而在她的身后,却是一望无际的苍茫戈壁。在落日的余晖中,她显得如此渺小和孤独。

  而这一组照片,也是焕焕满意度最高的作品。在她的微博中,焕焕将这组照片置顶在个人之上,被网友转发了上千条。

  在这次的行程中,焕焕不光拍摄了“南海蝴蝶”的主题作品,也以青丘国九尾狐为原型拍摄了照片。光是两组作品的道具,就已经把车里里外外塞了个遍。

  我订了9条尾巴,而且每条尾巴都是1米2的长度,你可以想象有多大的体积。我们是开的一辆SUV过去,不光是车顶上,连后座和后备箱都被道具挤满了。”

  “拍九尾狐那组照片时,我们选择了一片胡杨林为背景。但是那片胡杨林本来就很偏僻,连路都没有,完全是凭感觉找过去的,跟着大货车碾出来的路走。

  结果后来被困在原地,因为那个路我们的车爬不上,只有大货车才可以过。”回忆起这些事情,焕焕哈哈大笑起来。

  焕焕对神怪畏兽的兴趣,皆自小来自于她的奶奶。用她自己的话讲,奶奶虽不是一位知识分子,却对神兽的传说十分了解,很多故事可以说张口就来。

  “后来我看到《山海经》的时候,才发现其中的很多故事,与我奶奶跟我讲的真是很吻合呢。”

  在大学期间,寝室里的同学一起夜谈时,焕焕也总爱讲《山海经》中的奇闻,但室友们并不买账。

  “她们觉得太荒诞了。她们不知道,其实这些神兽都是出自于古籍《山海经》。”难被理解,焕焕感到惋惜,“那么好的一本古籍,记载了那么多的奇异怪兽。但在很多年轻人中,好像都不愿意去看了。”

  也许是从小对神兽传说的耳濡目染,也许是希望有更多年轻人能看到《山海经》中的故事,焕焕在决定拍摄这类主题时,几乎没有犹豫过。

  晋干宝《搜神记》卷十二:“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焕焕现在大概一个月就会出一次有关神兽类的主题作品,而拍摄所需的金额也高低不等。

  “去敦煌拍摄的一次应该是最贵的了,大概花了一万六,因为前后加起来总共耗了14天。”

  在摄影圈中,能坚持的下来的人太少,而当初与焕焕交好的那些摄影师,有的渐渐销声匿迹,有的甚至卖掉了相机镜头,彻底告别了这个圈子。

  “现在关于《山海经》的这个系列,我已经跟人民邮电出版社已经签了合同,大概七八月份就会一本摄影集,到时候还会有全国巡回签售会。”焕焕说起这些时,总是懵懵懂懂、云淡风轻。

  “我们最近打算以二十四节气为主题拍摄系列写真,还是用的拟人化的方式,让不同的模特来展示节气之间的特征。”焕焕向记者描述道心中的蓝图。

  “不管是《山海经》,还是二十四节气,抑或是其他的主题拍摄。我都想通过这种方式,让更多的人看到中国的传统文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