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炳焜的人物经历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光绪十七年(1891年),陈因事被提督苏元春斥责,一气之下愤然离去,临行向苏叩头告辞,说:“我不会侍候,致使大人生气,我想回家,学好了再来侍候大人。”说完,不待苏元春开口,拔腿就走,苏亦不加追究。不数日,陈向统领马盛治谋差事,马素知其有才干,当即录用,派在镇南营某哨任职。哨官宋云甫为人席懦,事无大小均与陈商量。陈颇卖力,以博取宋的信任。

  光绪二十年(1894年),陆荣廷接受广西提督苏元春招安,得任管带,驻军于下冻、化峒等处,属统领马盛治统率。陈与陆荣廷、林绍斐(马盛治统领部文案)等交游,结拜为把兄弟。陈在马盛治部时,因进攻游勇有功,不数年间升至管带。一九○四年,陆荣廷升任统领,陈炳焜任职于陆的营务处,成为陆的副手,这是他在陆荣廷部下任职的开始。陈善交游,与荣字营管带谭浩明、曾少魁、黄培桂、林俊廷等深相结纳。陆荣廷对陈极为信任,一切大计,均与之商量决定。

  这一年,陆荣廷率部进攻陆亚发起义军,留副中营(陈炳焜兼副中营管带)及副左、副右两营给陈炳焜指挥,驻守镇南关(今友谊关)、龙州、水口一带,营务处设在关前隘。翌年,陈亚发起义军被清军击散,隆荣廷回驻凭祥,陈的营务处仍设在关前隘。

  1907年12月2日,孙中山亲自领导和发动镇南关起义,陈炳焜所部副中营前哨李哨长和驻守镇北炮台的士兵起而响应,革命党人占领了右辅山三座炮台。孙中山亲临炮台指挥作战。清政府大为震惊,严电陆荣廷等限期收复。陆责成陈炳焜戴罪立功,陈率部猛攻右辅山。革命党人退出炮台,镇南关起义失败。清政府“论功行赏”:“守备陈炳焜以游击尽先补用”。

  1908年春,清政府在龙州开办广西陆军讲武堂和学兵营,陈荣廷保送陈炳焜进讲武堂受训并兼任学兵营的督队官。陈在讲武堂与受训军官交游,拉拢他们拥护陆荣廷,对学兵营的训练也极为认真,这对于扩大陆荣廷的个人势力起了一定的作用。陈在讲武堂毕业后,被陆保荐为龙州新军第二标标统。

  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11月7日广西宣布独立,沈秉堃为广西都督,王芝祥、陆荣廷为副都督。不久,沈秉堃辞职,陈炳焜急电桂林,拥陆荣廷为都督,省议会乃选陆继任。陆即派陈率领龙州新军第二标的第二、第三两营开赴桂林驻守。1912年2月,防任陈为都督府军政司司长。1913年,督军陆荣廷改编全省军队,编成陆军两个师、一个混成旅和六个巡防队。陈炳焜任陆军第一师师长,谭浩明任第二师师长,黄榜标任混成旅旅长,韦荣昌任巡防队第一军统领,林俊廷为巡防队第二军统领,龙觐光为巡防队第三军统领,宋安枢为巡防队第四军统领,刘古香为巡防队第五军统领,陈朝政为巡防队第六军统领。陈炳焜的第一师驻守桂林。

  一九—三年,“二次革命”爆发,武昌起义时的主要人物蒋翊武,在湖南策动独立,反对袁世凯。失败后,蒋从湖南潜入广西,在全州被捕。陈炳焜执行袁的命令,杀害蒋翊武于桂林。九月中旬,第五军统领刘古香、帮统刘震寰响应“二次革命”,举义于柳州,通电讨伐袁世凯。陆荣廷电陈炳焜派兵进攻柳州,刘古香兵败被杀,刘震寰外逃。

  一九一四年,陈炳焜兼任桂林镇守使,主管桂林方面的军民两政事务。一九一五年,袁世凯图谋复辟帝制,派其亲信王祖同为广西巡按使,会办广西军务,对陆荣廷进行制肘和监视。陆对此深为不满,乃称病避居武鸣休养,调陈到督军署,代拆代行,以应付王祖同。一九一六年三月十五日,陆荣廷与陈炳焜等联名通电,参加讨袁护国。其后,陆率军入粤,陈则坐镇南宁。袁死后,黎元洪继任大总统,任陆为广东督军,陈为广西督军。陆就任广东督军后,北洋政府下令组建广西省长公署,任命陈炳焜兼任省长。

  一九一七年春,陆荣廷升任两广巡阅使,以陈炳焜为广东督军,谭浩明为广西督军。同年夏,段祺瑞为加强专制独裁,坚持废弃“临时约法”和解散国会。陆荣廷授意陈炳焜、谭浩明以黎元洪波段祺瑞胁迫为理由,宣布“两广地方军民政务,暂由两省自主,遇有重大事件,迳秉承大总统训示,不受非法内阁干涉”。这时,孙中山在上海宣言护法,并于七月中旬率领部分海军舰队南下到达广东,准备在广州召开非常国会,组织护法军政府、陈炳焜在广东,口头上欢迎护法,实质上对孙中山组织军政府和北伐军队,多方阻挠和破坏。广东省省长朱庆澜愿将警卫军二十营拨给当时拥护孙中山的陈炯明,陈炳焜怕孙中山拥有军事实权,则千方百计从中阻挠,力图扩充桂系势力,将警卫军据为己有。在争夺警卫军领导权的过程中,朱庆澜联络粤籍党人胡汉民等以为己助;陈炳焜则拉拢接近桂系的粤籍军人李耀汉,与李结为儿女亲家。后来经过程璧光、林虎等人的多方调处,陈炯明才得以接管这二十营警卫军。陈炳焜为了打击接近孙中山的省长朱庆澜,致电北洋政府,推荐李耀汉为广东省长。朱被迫去职,将省长印交给广东省议会。省议会选举胡汉民为广东省长,陈不予承认。八月三十一日,北洋政府任命李耀汉为广东省长,陈即派人到省议会索取省长即交给李。由于以上各种原因,陈炳焜颇为党人和广东各界所不满。加以陈炳焜及其参谋长秦一民在广州包烟包赌,贪污勒索,大饱私囊,更搞得民怨沸腾,难以立足。陆荣廷为缓和矛盾,于一九一七年冬,调陈回桂督办广西军务,陈对此颇有怨言。一九一八年六月,陈为广西省长,以安其心。陈炳焜自负精明强悍,专断独行,陆荣廷也为之侧目。一九一九年陈辞去省长职,闲住柳州家中。

  一九二○年,孙中山命令在闽粤军回粤,讨伐桂系。桂军被击败,退出广东,桂系在粤势力彻底崩溃。一九二一年元旦,陈炳焜在柳州家中以庆贺新年为名,召集沈鸿英及旧部多人议论时局。沈怨恨陆荣廷老朽无能,又宠信马济,厚此薄彼,对陆极为不满,提议拥陈倒陆。陈劝以内部不宜分裂,应团结向外发展。在场者多主张兴兵入粤,重占广东。陈遂赴邕,与陆商定进攻广东之计。陆乃向北洋政府保荐陈炳焜为广西护军使,在梧州设护军使署。陆决定对广东用兵,令中、左、右三路军向广东进攻。陈炳焜统率韦荣昌、刘震寰等部从梧州东进,为攻粤中路军。是年六月,孙中山命令粤军分三路进攻广西。刘震寰率部在梧州前线倒戈,陈炳焜的中路军顿时溃散,粤军水陆并进,长驱直入,左路和右路桂军相继溃败。陈见大势已去,无法挽救,匆匆跑回柳州,携带家属经湖南逃往天津,不久迁居香港。

  陈炳焜在香港,赌博玩乐,不一、二年,就感到拮据,迫得变卖在港的妙高台房产,迁往天津,意欲向其旧部田承斌借屋居住。田曾任陈的财政厅长,坐拥巨资,在天津广置地产。此人极其吝啬,陈远道来投,亦不肯赠以一屋,仅借给宅地一幅令陈自建。陈建屋后,余资无多,时隔不久即难以维持,于一九二六年返回柳州居住。

  陈炳焜其人,得意时趾高气扬,中落后,抑郁成疾,晚年潦倒,以吸食鸦片自娱。一九二七年秋,病倒于象县(今象州县)石龙,九月一日死于柳州,葬故乡阳和村。

  陈炳焜墓位于阳和村龟山东北耕地中。墓碑阴刻“……故勋二位,二等文虎章、太绶宝光嘉禾章、陆军上将、陈公讳炳焜,字舜琴府君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