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街上那一座座央企总部摩天大楼 如何迁出北

  京津冀一体化已成为重大国家战略。其一大使命之一,就是纾解北京的压力。而早在三年前,本人即在从均衡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在国内首次提出“将央企总部迁出北京”的国策设想,当时引起了全国性的巨大争议,最近,京津冀一体化规划即将出笼,中央已明确从首都剥离一些非首都职能,部分央企迁出北京,估计将成为定局。

  此前,央企总部迁出北京,偶有首钢等零星个例,但是未成大气候,存在种种顾虑,未来央企总部迁出北京,将是京津冀一体化战略和国企改革的两期叠加。未来有四策,可保部分适宜搬迁的央企平稳着陆。

  央企总部迁出北京,首先面临的,就是工作人员现实的利益问题。因调动去外地而失去北京户籍,亦是最大的担忧。北京户籍,意味着良好的福利,在教育,医疗等方面的优势,同比国内其它城市非常明显。尤其是进入北大清华等中国顶级名校的机会,北京子弟明显比外地人更多。目前,户籍方面的改革,开始破局。

  2015年初,由京冀共建的“北京·沧州渤海新区生物医药产业园”,落户了10家来自北京的医药企业。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举措,就是保留入园企业的北京户口。

  未来央企改革,亦可借鉴此策。从北京迁出的工作人员,一律保留其北京户籍,并且延续到第二代,也就是子女也可随父母入籍北京,但是第三代则不管。这样,既可解决迁出人员的后顾之忧,又不至于增加北京的真实负担。因为迁出人员主要在外地工作和生活,实际上保留户籍是一种保险,而非线、对央企冻编,逐步实现管理层的去行政化

  国资委直管的110多家央企,总部在北京的就有80多家。绝非偶然,而是体制使然。

  央企的特殊性在于,它既是经济组织,也是一种政治组织,央企在中国的行政系列中,具有相当高的地位。甚至一个央企,就是一个副部级的单位,很多都设有办公厅。气势直逼部委。央企的负责人,不仅是企业的高级经营管理人才,更是国家相当级别的干部。骨干央企的正职往往是副部级高官,直接由中组部任命。

  央企总部迁出北京,对于北京的冲击非常直接。无论是平衡利益,还是尊重现实,未来仍然有相当的央企,适合将总部设在北京。

  北京去年的三产占比超过了75%以上,达到77.9%,为大陆城市中的最高。其高新技术产业,重要的战略性产业,冠绝全国。

  在新的京津冀规划中,北京被明确为唯一的中心。而其四大定位,分别为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流中心、科技创新中心。而大批央企,其实是符合北京的定位的,对于这些央企,可不用迁出。纵使是实现完全的市场化,相信它们的最有选择,仍然是北京。未来迁出北京的央企,主要是不符合北京定位的,以及竞争性领域的央企。

  未来,将部分央企总部迁出北京之后,总部仍然留在北京的央企仍然很多。纵使只保留目前的一半,也有40多家央企总部设在北京,北京仍雄视天下,远远超过其它城市。既减轻了负担,又保留了精髓。如此,可打消北京的顾虑,平衡北京与其它城市的利益。平稳实现央企总部搬迁和分流。

  改革以来,中国实行非均衡的发展模式,优先发展东部,中西部的振兴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完成。而细究央企分布,亦是倒置。多数分布在少数的几个直辖市,中西部反而极度缺少央企的支持。笔者考察贵州,发现这么一个极度需要扶持的地方,竟然没有一家央企总部。不仅是中西部区域,纵使是江苏、浙江、广东等经济发达、人口众多的区域,亦少有央企总部。110多家国资委直管央企中,只有20多家总部在北京之外。未来,央企迁出北京、落户地方,可大致参考三大原则。

  一是人口比例,很多人口大省竟然无央企总部驻扎,让人震惊,如河南省,人口过亿,应该可多承接几个央企。

  二是按照经济发展程度,经济发达的地方,多迁入竞争性行业的央企,而比较贫穷的地方,应适当考虑多迁入一些政策性央企。

  三是考虑央企与当地的契合度,如中国天然气资源大部集中在西部,何不把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的总部搬迁到新疆?何不把神华集团搬到山西?何不把中粮集团搬到江南或者是东北?

  央企外迁,绝对不能拉郎配,而要尊重市场,尊重当地需求,实现外迁的效益最大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