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女郎”刘洋坚决不走三级路(图)

  的公映,刘洋的面孔逐渐被很多影迷熟识,“晶女郎”的称号也加在了她头上。提起“晶女郎”,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露点”,但刘洋坚持表示,自己决不走路线。

  与其他很多演员不同,刘洋非常开朗,她的开朗不仅体现在面对身边朋友的时候,即便是面对记者她也能很轻松地打成一片。在采访的间隙,她不停地与身边众人开着玩笑,毫不避讳。“我是大家的开心果嘛。”作为女孩子,刘洋显得非常坦然,她并不像其他很多演员一样在不停地伪装自己,反而是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展露在人前。即便是正式的新闻发布会上,她也会大老远跑过来与记者打招呼,拉着记者问长问短,按她自己的话讲:“我经常真诚到让别人误解。”记者 王嵩

  虽然以“晶女郎”的身份出名,好似光环加身,但在刘洋心中自己仍旧是一个新人。不过,即便是新人,她也认为,机会不能靠别人给。

  城市快报(以下简称快报):最近几年戏越来越多,在北京的时间少了吧?是不是很少回家?

  刘洋:现在倒不是了。刚毕业那阵,我一直在拍电视剧,由于拍摄周期长,所以在北京的时间很少,也很少能有回家的机会。现在情况有了不少的改变,拍电影之后自己有了很多的时间,拍电影虽然周期同样很长,真正拍摄的过程却并不多,拍电影不是一个非常密集的工作。但是,虽然自己可以支配的时间多了,但并不代表在生活上就可以放纵自己,拍电影需要思考,需要去体会角色,所以自己平时静下来的时候反而会做很多之前没有想到的事情,去认真感受每个角色的定位。毕竟电影是讲求质量的,何况我还是个新人。

  快报:既然说到新人,那么很多人都会想到“上位”这个词。你是否也希望自己能够尽快上位呢,或者说是在努力找到一个契机?

  刘洋:我自己真的没有想这么多,只是时刻告诉自己要努力地去做应该做的工作。作为一个演员,我没有选择的权力,只有去努力适应每个角色。如果我有选择的权力,那么当初就去考导演系了,而不是表演系。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很好地去完成它,所以在工作上的努力是必须的,而对待电影也应该有这样一个态度。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演好自己的角色,得到观众的认可,否则演员生涯不会长的。

  快报:那么《硬汉》是不是就是这么一个契机呢?又或者说是)通过《硬汉》给了你这么一个契机?

  刘洋:王晶导演对我的认可我是很感动的,但我认为这样的说法是很不正确的,让别人去帮你制造这个契机是一种很不正确的想法,机会应该是自己去争取的。如果《硬汉》真的给了我这个契机,那么我会很好地把握。当然我也会很感激帮助过我的所有人。

  在影视圈,新人的意见通常都不被重视,甚至很多老资格的演员、导演都拿新人的建议当作玩笑,加以挤对。所以,在拍戏过程中,很多新人通常都不愿多说,能不被排挤就已经很不错了,更谈何对影片指手画脚。但刘洋显然不这么认为,“我是一个非常钻牛角尖的人,最初我总是觉得《硬汉》里少了些什么,就不停地去找丁晟导演建议。”而最终,这样的建议也终于被采纳了,剧组重新踏上了补拍之旅。

  刘洋:丁晟导演的整体掌控能力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毕竟在电影导演界,他也算是一个新人。原来我以为一下子掌控多达5个实力、名气都在一定高度的大牌男演员,会出现一些情况,在正常拍戏中大家可能会闹一些不愉快,会漏掉很多重要的环节,有一些很麻烦的事。但事实上,这样的情况完全没有遇到。在生活中和工作中,丁导都是一个很幽默的人,他会用很多看似很平静、很轻松的语言将当天工作的事情说给大家,不知不觉中,大家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刘洋:我跟尤勇老师没有对手戏,很遗憾没有办法去感受尤勇老师现场的那种感觉。于荣光大哥很亲切,他说什么,我都会去听。我和秋生哥哥拍了三部电影了,熟得不能再熟了,他的演技是非常出色的,可以在轻松谈笑间就将剧作中“风云变色”的桥段体现出来。和孙红雷虽然只有一场戏,但他是我很欣赏的男人类型。我与)拍戏的时间几乎就是朝夕相对。其实我们俩之前就认识,他是我的师哥,我大一时,他就到我们班来看过课。他在我心目中不是影帝,只是我的师兄。这部戏里,他给我感觉是非常认真、非常投入地去拍,可以说这部戏赋予了他挺多的东西。

  刘洋:没有,拍戏时他们不会去挤对我,反而会因为我是新人去告诉我一些东西。比如我跟孙红雷和刘烨碰上的那场戏,我是非常非常难演的,一个没有分手的男朋友和一个现任的男朋友碰上,两人大打出手,这场戏我的角色非常尴尬。我一直很担心,孙红雷一直跟我讲需要怎样去配合他们的对话,然后再一遍一遍地试,让我非常非常感动。

  刘洋:当然不是了,其实我还一直在和大家抗争。刚刚接到剧本,我就跟王导、丁导表示,觉得剧本欠缺了很多东西。后来到了现场,我还是一次次地去找丁导,告诉他小草的角色有很多地方不让人理解。为什么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孩子要跟一个智商只有八岁的男人在一起呢,难道这个女孩子有什么缺陷吗?后来片子剪出来,大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最后,王导跟丁导通知我补戏,我很感动,他们认真的态度让我佩服。虽然我是一个小孩、一个新人,但他们会接纳我的意见。

  几乎没有人知道,刘洋全家人都是医生,在这样一个优越的家庭环境中,一个80后的孩子能够为了梦想坚持不懈并不容易,即便是一些男孩都无法做到,何况是刘洋这样的女孩子。而且,最初刘洋的家人并不希望女儿从事艺术工作,为了说服家人,刘洋从小时候开始就不停地在父母耳边灌输,“我就这样熏啊熏的,终于就同意了。”

  刘洋:其实我走上演员这条路也是执著坚持下来的结果。我的家人都是医生,我虽然是大学本科,但经常被家里人取笑是全家学历最低的一个。小时候,不论我跳舞也好、做模特也好,爸爸从来没看过,他不接受。直到我上大学演话剧,他才慢慢接受。我不停地说,当演员可以体验多少不同的人生,最终他们同意了。

  刘洋:我10岁那年,妈妈觉得小女孩还是应该有一些艺术方面的修养,就为我买了钢琴,但后来才发现我的手跨不了八度。后来又买了小提琴,但在上第二堂课时就跟一个男生打了起来。在追着人家跑的时候,舞蹈学院的老师看中了我,觉得我的腿很长,非常适合跳舞。最终,妈妈终于想通了。她跟我说:“要是学医,上大学的第一堂课就是人体解剖,经常面对着这些恐怖的东西,人会变得不浪漫,而你却恰恰是一个很喜欢浪漫的女孩子,妈妈觉得你还是应该灿烂地生活。”就这样,我就走上了这条道路。

  刘洋:其实到现在为止我还是很幸运,想上学就上学了,想拍戏就拍戏了,一直是一帆风顺。

  刘洋:我个子大,笑声也很大,我是一个对什么事都无所谓的人,我希望生活永远是开开心心的。

  “明星效应”,在演艺圈这个词谁都明白,很多年轻演员都希望制造一些自己与大牌明星的绯闻来迅速出名。当谈起这些,刘洋对此却嗤之以鼻,她觉得好与不好,被不被观众认可是凭本事说了算,而不是炒作。而与众多男演员的关系,刘洋也分得很清楚,“朋友归朋友,但人家都是有家庭的,我不能为了自己的利益去影响人家的生活。”

  刘洋:其实我粤语很烂,因为大家都很宠我,平时都跟我说普通话。但在工作上的用语我却可以完全听得懂,比如跟我讲戏,或者怎样站位、怎样讲台词什么的,我都可以听懂。

  刘洋:很惨,我经常在香港被出租司机扔在路上,不是说他们的态度有多差,其实他们的态度很真诚,但是他们根本不会讲国语,所以双方根本没有办法沟通。

  刘洋:是有很多朋友,但朋友归朋友,却不能一起外出什么的。说句不好听的,香港的记者是狗仔,和咱这边的娱记不一样,他们专抓明星的私生活,对于正常的报道根本不关心。在香港,根本不敢跟异性朋友出去。在内地我可以带他们出去吃饭,但在香港不可能。我叫人家出来吃饭,会造成很轰动的结果,倒不是我怎么样,是会影响人家的生活。本来是非常非常简单的关系,却会被别人误解的,人家都是有家庭的,甚至孩子都跟我差不多大了,我不可能去影响人家的生活。

  刘洋:还不到时候。现在是属于绝对单身,我在学校的时候有过一个男朋友,后来因为年纪太小,大家还不明白什么叫爱情,但是我觉得很开心。我绝对不会挑一个演员做男朋友,我觉得太尴尬了,不能两人面对同样的生活环境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