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丨“服务器迷路中”:爱屋吉屋神话泯灭记

  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有爱屋吉屋这样的凶猛野蛮,以“不差钱”的姿态搅局房地产中介市场,从一家明星互联网创业公司到关门大吉,爱屋吉屋的黯然退场只用了4年时间。除了烧光3亿美元,让一个互联网房屋中介的神话泯灭外,什么也没有留下。

  2019年2月18日,爱屋吉屋官方域名已被水光(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收购,官方内容已被全部替换为一款名叫“一楼房东”的租房APP。与此同时,爱屋吉屋APP一直显示“服务器迷路中”,无法进行任何操作。

  爱屋吉屋曾将“我是中介”几个字摆在其官网最显眼的地方,与传统房屋中介一样是“重”模式。但与传统房屋中介不同的是,它的流量来自网络而非线下门店。

  爱屋吉屋的两位联合创始人黎勇劲和邓薇出身于视频网站土豆网,毫无地产基因。在土豆网被优酷合并后,两人曾参与过国内的网约车大战。但敏感的商业嗅觉让他们适时地离开了共享出行的市场。2014年,他们混入了地产圈,创立了爱屋吉屋,并迅速走红。

  这个互联网房屋中介的神线亿美元的辉煌,被行业誉为颠覆者。据天眼查显示,从2014年3月成立至2015年底,爱屋吉屋共完成5轮融资,投资方分别为高榕资本、顺为资本、Temasek淡马锡、晨兴资本、GGV纪源资本、高瓴资本,融资金额超2.7亿美元。

  不到两年时间里,爱屋吉屋迅速完成6轮融资,创造了世界纪录。2015年11月,爱屋吉屋拿下E轮1.5亿美元融资,估值10亿美元。这也是爱屋吉屋最辉煌的一年。

  从市场表现来看,爱屋吉屋以“半价”吸引用户。2014年,爱屋吉屋在上海地区免收房东及租客一个月租金的35%作为佣金;2015年,在二手房方面,爱屋吉屋在上海地区收取买卖双方1个点作为佣金,传统房屋中介则收取2个点。

  随后情况急转直下,2016年,爱屋吉屋市占率极速下滑。这一年,资本逐渐冷却下来,爱屋吉屋的烧钱模式维持不下去了。随后,爱屋吉屋终止了佣金减免策略,开始铺设线下门店,在大幅减少广告投放的同时,又进行裁员节省开支。

  爱屋吉屋用低佣金赚取市场,这个思路不错。大鱼吃小鱼,用互联网围攻做势,这个思路也不错。但是市场环境在改变,各地调控下,市场中介的成本也在增加。

  事实上,爱屋吉屋并不缺钱,但在资本的推动下,它要在规模上实现快速迭代。所以爱屋吉屋在补贴和广告效能降低的时候选择了铤而走险。简单来说,就是其他中介成交的单子,爱屋吉屋补贴一点钱,用于他们自己所在的公司走流水业务。这样虽然有了好看的数据,但完全陷入了恶性循环之中。

  这样试图借资本“起飞”的套路让爱屋吉屋在一条不归路上狂奔,最终还是没能活下来。

  在爱屋吉屋之前,房地产中介行业已经在悄然发生改变。房多多等创业公司在改变房产中介传统业态的路上已经耕耘数年。然而,并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有爱屋吉屋这样凶猛。互联网人进入传统行业,这一来本就是搅局。

  邓薇曾用她惯用的互联网语言体系来解释爱屋吉屋的打法。用互联网方法来解“传统行业效率提升”的题,用互联网方法来解“怎样是全新的、更好的服务流程”的题。

  然而在房屋中介的游戏中,爱屋吉屋一直没能做个赢家。实际上,爱屋吉屋的互联网中介只是个标签,它本质仍是传统中介的路子。这种不伦不类的中间路线,犹如换汤不换药,旧瓶装新酒,确实是死路。

  在资本蜂拥而至的年代,互联网中介平台始终忽略着一个事实,对于用户来说,租房、买房并不是一种频繁性的行为,大多数用户平均下来一年都不会换房。而对于互联网中介平台来说,利用高额补贴吸引用户,往往在完成首单后就会陷入沉寂。

  “像房屋这样的大物件,去店里更能让中国老百姓(603883)感到踏实。”一位曾任爱屋吉屋大区经理的资深中介人士认为,在市场由买方市场向卖方市场倾斜之时,链家、我爱我家的门店优势就凸显出来了。

  对于互联网房屋中介的倒闭,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波认为,首先源于其过度信赖互联网在其他领域成功的“补贴”模式,但没有认识到房地产交易低频、非标的特性;其次,所谓互联网创新,实质高薪高提成挖经纪人、低佣金的套路,没有对行业形成实质性变革影响;而经济大环境的不确定性则加速了其消亡的进度。

  没有坏的行业,只有跟不上的企业。客户积累的成本要放低,后期客户升值要做精,这是互联网时代,房地产中介要考虑的商业要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