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四方千里寻源“京味儿”张一元 采风福建宁德

  近日,由北京晚报官方网站·北晚新视觉网主办的“新视觉·市民网上影像社区”外延项目之“走四方”活动走进福建省宁德市,多位参与活动的志愿者在霞浦、柘荣两县进行为期三天的摄影采风创作。

  东面终年不断吹进山谷里的潮湿空气,加上一定的海拔高度,正所谓“高山云雾出好茶”,葛洪山占全了。

  福建宁德市霞浦县,这里此前最为出名的是中国最美滩涂风光,从去年开始,这里又多了一个新标签——葛洪山。

  在福建省,柘荣是闻名遐迩的长寿之乡。不过,初来乍到的人总容易把柘荣念成“拓”荣,因此,当地文化干事见到志愿者们的第一句话就是普及这个字念zhè。

  本次活动之所以选在福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距北京2000公里之遥的当地群山当中,隐藏着北京人熟悉的那杯“京味儿”。下面,就请跟随我们的镜头走进霞浦、柘荣两县,在此探寻京味儿茉莉花茶的香气由来。

  从某种意义上说,葛洪给了1000多年后诺贝尔奖得主屠呦呦以灵感,但从另一个角度上说,也正是因为屠呦呦,这位东晋时期道教丹鼎派的倡导者突然在1000多年后再次出名。

  当年葛洪闻知霞浦高平山盛产炼丹丹砂和中草药,便不远万里携子侄来此修道炼丹。后人为纪念他,就把这座高平山改名为“葛洪山”。

  葛洪山距霞浦县城18公里,600米高的山体东入福宁湾,西靠东吾洋。这里的肥沃红砂土将棵棵茶树滋养得油亮油亮,张一元葛洪山生态茶园就坐落于此。

  众所周知,北京人爱喝茉莉花茶,但北京本地并不产茶,那么这地道的“京味儿”究竟从何而来?

  从浙江温州下飞机,驱车近200公里3个小时,参与走四方活动的北京志愿者抵达福建霞浦。次日清晨,志愿者们转道前往面向大海的葛洪山深处。蜿蜒十余里山路后,终于抵达山间一片谷地。只见一排排整齐划一的茶树沿山腰渐进铺开,层层叠叠宛若一副天然山水画。从山顶淌下的泉水汇聚到半山腰的蓄水池中,再流向一道道田埂,滋养着这片千余亩的山田。志愿者们抵达的时候虽已是茶叶采摘的尾声,但茶树散发出的淡淡清香还是令人心旷神怡。

  1992年,张一元来到这里后,首先将撂荒出去打工的茶农喊了回来,并与若干茶农建立起合作关系。“我定标准,你种茶,产品合格我全包。”简单的14个字,打消了茶农们的后顾之忧。过去不种茶不是茶种得不好,而是卖不出去,现在有了北京来的大主顾,谁愿意抛家舍业出去打工。于是,昔日的茶园重现生机。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加上土壤里富含的锌元素使这里成为京味儿茉莉花茶高端产品的种植基地。

  离开霞浦,“走四方”的志愿者们转场来到柘荣县。一路上志愿者们纷纷打听接下来的“拓”荣县是何方神圣,车上陪同的当地文化局干事则笑而不语。

  柘荣当地的农业有两大特产——太子参供应草珊瑚含片,茶叶则大部分由张一元拿去用来窨制北京茉莉花茶。

  在距离县城三公里处河滨路,今年刚刚落成的新总部基地里一派繁忙景象。在经过一整套看似有些繁琐的清洁工作后,志愿者们得以进入基地的核心区域——制茶车间。张一元在京销售的大部分茉莉花茶都是由这个基地完成精制。

  作为一种再加工茶,茉莉花茶的制作远比绿茶复杂得多。先摊凉、杀青、揉捻、烘干完成毛茶加工环节,再筛选、拼配进行精制,哪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马虎。所谓“金般品质,百年承诺”,正是张一元制茶人一丝不苟的结果。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从这里精制的茶坯还将不断运往广西横县张一元基地,在那里,还有5到9遍茉莉花窨制工艺在等候。

  2010年,北京茉莉花茶入选世博会中国十大名茶。福建人很不理解,为啥茉莉花茶成了北京名茶。其实,看到北京老字号张一元如此不远万里辗转闽桂两省辛苦制茶,只为北京人秋风起时的这口念想儿,茉莉花茶姓“北京”着实实至名归。

  参加“走四方”活动的志愿者与柘荣县当地摄影爱好者建立联系,今后,来自柘荣的影像故事将定期刊登在北京晚报官网所属新媒体之上。

  “新视觉·市民网上影像社区”是由北京晚报官方网站·北晚新视觉网发起建设的网络社交平台。社区具有视觉新闻发布、摄影在线交流、线下活动采风、社交媒体互动等功能。作为“社区”的外延计划,从去年开始,主办方便开展“走四方”活动,邀请喜爱摄影的北京志愿者深入平时难得一去的大好山河,结识当地网友,聚焦风土人情;同时,社区也为异地网友搭建起一个通往北京,展示当地的网络平台。

  打1976年开始上班起,郝玉伟就跟这家茶叶店抬头不见低头见,当时名曰“红旗”,后来改名“闽春”,这又变“张一元”了。 本期主讲人:郝玉伟 摄:乔健 陈风檩 1982年,大明眼镜店的郝玉伟无意中发现,自己单位隔壁的闽春茶庄改名了。 打1976

  立秋时节一过,新一季的茉莉花茶就做好了从南国启程北上的准备。而在千里之外,对于一代代北京茶客来说,尽早喝上头拨茉莉香片是自己与秋天的百年约定。 穿上精致的唐装旗袍,本报年轻男女网友在茶博士的指导下举手投足都变得雅气,甚至还有点儿羞涩。在一般

  如何把乍暖还寒的春天拍得春意盎然,春茶无疑是一种理想的视觉载体,即便窗外还是青黄相间,但杯中的新绿已经宣布——春天真的来了。 在谷雨前夕,由北京晚报官网·北晚新视觉网与老字号张一元共同设立的京味儿民俗摄影基地揭晓“聚焦春天里”主题影赛。从千

  历史上,北京人的当家茶当属茉莉花茶;而南方绿茶一般是解放前中山公园“来今雨轩”里的文人雅士们赏用的。一来是过去北京水质硬,井水不适宜冲泡娇嫩绿茶;二来是以前交通不便,像明前茶雨前茶这种讲究时令的春茶终归只能少量按时北上京城,久而久之物以稀为

  一年之际在于春。具体哪天算是春,各行各业有着不同的理解。比如在老北京茶行,这个春指的就不是节气上的立春,而是从春分、清明到谷雨这个时间段。春分采茶,清明前头茬儿新茶上市;过了清明,谷雨前制成雨前茶后继。 明前茶和雨前茶的销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对于中国人最重视的节日,春节总是“短暂而热烈”。“短暂”是因为过年的讲究多,把回家、拜年、串门、逛庙会这些程序都做完了,也该上班了。而热烈则正是因为讲究,因为传统,因为张灯结彩,因为骨肉团员才不像其它的假期那样仅仅是个假期。 2018年2月

  对于很多老顾客来说,在小年这天来张一元大栅栏百年老店排个队,装上两斤年宵茶,是带着某种仪式感的。昨天,由北京晚报官网北晚新视觉网与老字号张一元共同举办的“新视觉·京味儿民俗摄影基地”按照传统迎来2018年的封箱活动。多位热爱老北京文化的京城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了实行改革开放的重大决策。1980年,北京晚报复刊。1982年,张一元茶庄恢复本名。2018年,暮然回首,沧海桑田。 2018年1月26日,北京晚报对活动进行专题报道。 1983年,“国旗班”战士被市民“围

  即便在张一元的资深茶人们看来,今年大栅栏百年老店的业绩还是有点儿令人出乎意料;虽说单店年销售额破亿没有悬念,但也没几个人想到,今年“亿元复始”的这个时间点竟提前到了八月底。要知道六年前,老店第一次年销售额过亿还是在隆冬时节,当时是用砸冰雕的

  近日,由北京晚报官网·北晚新视觉网主办的“中国摄影名家作品赏析系列活动”再迎重量级嘉宾到会主讲。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李舸携其对影像艺术的最新思考登坛北京新闻大厦长安发布会场,分享自己对“为时代存照,为人民画像”的理解与感悟。当天,近两百位文化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

相关阅读